专业诚信,竭诚为您服务!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劳动诉讼

分享到:0

  近日,重庆公安局刑警总队一名负责人偶遇工地保安追打讨薪民工,亮明身份制止却遭围殴。重庆江北区警方连夜调查,抓获黑包工头俞某及其20余名打手。目前,已有67名农民工领到了被拖欠的81万余元工资。

  重庆警方为民工讨薪赢得了网络一片赞叹。但也有网友认为,靠特警为民工讨薪,显示了法律的缺位。

  “黑保安”追打民工围殴警察

  “拖了大半年的血汗钱,今天终于拿到手了!”5月3日下午,位于江北区鸿恩寺公园附近的某在建楼盘施工工地上,一群农民工陆续领到拖欠的工钱,连声“感谢政府”。

  就在4天前,他们讨薪时被工地黑心保安一顿痛打,就连上前制止的民警也被一并殴打。

  据重庆警方通报,4月30日晚,重庆市公安局刑警总队一负责人办案途经江北区三湾路中凯城市之光工地附近时,遇上一群手持铁棍菜刀的男子正在工地外追打几名中老年男子。该负责人迅速下车亮明身份制止,不料竟遭到围殴。

  江北区警方赶往现场,将2名行凶滋事的男子控制后,调查得知,行凶男子均系中凯城市之光工程项目部的保安。工头俞刚为对付讨薪民工,以每月5000元工资养着一支由20多个社会闲杂人员组成的“黑保安队”。讨薪农民工反映,“名字叫保安,其实就是专门教训我们讨薪者的打手。”

  4月30日,警方连夜抓获了工头俞刚、“黑保安”头目郭明全及其手下的黑打手共计18人。5月1日,警方对该工地进行了查封。现场的数十位工人表示,此前以俞某为首的项目部,从去年以来拖欠他们的工资每人1.2万到2万不等。

  5月3日下午,江北区政府和市公安局对首批完成核算的80余万元拖欠工资进行了兑付发放,首批61位农民工终于拿到了血汗钱。

  人民警察为人民

  “这才叫人民警察!”重庆警方为民工讨薪,受到了网友的盛赞和讨论。在微博上,相关转发和评论达到了数万条。

  著名童话作家郑渊洁在微博上评论认为,这可能是共和国第一次出动特警为农民工讨薪。工头和“黑保安”被依法惩处,有网友甚至用“为民除害,大快人心”来形容自己高兴的心情。

  农民工讨薪不成反遭追打,显示了目前农民工讨薪不成,无处申诉的弱势地位。网友们都认为,建筑业农民工工资拖欠确实是个棘手的问题,需要多方部门共同执法为农民工维权。

  “我们还需要更多这样好的执法人员。”网友们期待以此为契机,全国严厉打击拖欠农民工工资事件。

  但也有一些网友认为不应该对警方过度赞扬,“除暴安良本来就是警察的职责,他们只是做了一次该做的事而已。”

  “要是这个警察没偶遇黑打手追打农民工呢?全国那么多欠薪纠纷,都有运气碰到这样的警察吗?”部分网友认为,不靠法院,而要靠特警为民工讨薪,其实显示了法律的缺位。

  一些网友表示,讨债不属于警察管辖的范围,按正常程序应该是农民工起诉,法院判决,法警去查封,在法警查封的过程中,如被告人反抗才能出动人民警察。

  网友俞飞龙认为,法院有法院的权限,公安有公安的权限,对正在进行违法犯罪活动的个人或群体实施抓捕行为,在公安合法的权限之内。

  打击欠薪需增加工头违法成本

  广东胜伦律师事务所劳动法资深律师刘继承表示,在警察的帮助下,农民工才讨到欠薪,显示了农民工讨薪无门的现状。

  农民工讨薪,一般只能通过向劳动部门监察大队投诉,或者走法律途径。但无论是行政途径还是司法途径,对农民工而言,都是“蜀道难”。

  刘律师指出,农民工一般都没钱请律师,而且涉事工程项目部不仅追打农民工,还围殴警察,已经带有黑社会的性质,“农民工可能也不敢去告”。而劳动监察部门由于人力局限等各方面原因,难以应付层出不穷的讨薪纠纷。

  刘继承律师接手过不少讨薪的法律诉讼。他坦承,即使有的农民工选择了法律途径,但仍有“相当一部分都败诉”。这是因为,打官司需要举证,而很多农民工并没有注意保存有利证据。

  刘继承认为,目前各行各业尤其是建筑业的农民工被拖欠工资的问题很严重,主要是因为工头的违法成本太低。劳动诉讼一般要经过一裁两审,走的程序很长。“农民工打官司打了一两年,即使赢了,工头们支付的也只是他们本就该支付的。”

  刘继承认为,要减少甚至杜绝农民工被欠薪的情况,关键在于制度建设,比如包工头加倍支付欠薪。刑法修正案中增加了“恶意欠薪罪”,就是一个不小的进步,但真正要取得成效,还需要各部门落到实处。

  对于网友们对警察是否越权的争论,刘继承认为,媒体报道以“帮助农民工讨薪”作为新闻点以抓人眼球,但其实警方是在依法打击治安犯罪,这是警察本身应该去做的。

  刘继承认为,讨薪不属于刑事案件,不在警察的职责范围之内,此事公安机关可以协调劳动部门参与,但公安机关不能代替劳动部门去为农民工讨薪。

  特警为民工讨薪让谁颤抖

  其实说特警为民工讨薪的说法是有误的,看了新闻就知道,其标题不过为博人眼球,警方出动特警并非是以暴力威胁为手段替民工讨薪,而是去解救被围殴的农民工的。当然最终警方是成功帮助民工讨到了工资,不过这不是特警的作用和职能,更恰当的说法还是“警方为民工讨薪”。但尽管如此,这样的新闻还是让网民鼓舞,因为这样的新闻在今天的社会中几乎是不合时宜的。

  我们可以看看别的地区的警方在做什么,义乌警方买了100多万的宝马用来为贵宾开道,洛阳警方出动全城警力为周杰伦演唱会保驾护航,而再往前看两年哈尔滨的几位警察正在与人斗殴,凤凰的协警正在猥亵少女。所以,在警察逐渐与群众疏远之际,重庆特警的表现让人眼前一亮,是他们保留住了司法系统的底线,他们正义的行为让人颤抖。

  特警为民工讨薪首先让黑心包工头和商人颤抖。他们一度以为社会的正义已经变成了权钱的游戏,他们通过疏通环节,或加入民主党派或进入工商联,进而进驻政协人大,以为政治不过如此,自己可以影响政策让政府为自己服务了。于是做事横行霸道,动辄提及自己认识某人,哪个部门的大门或办公用品还是自己赞助的。然而重庆警方的做法却表明,在招商办彻底沦为投资商的服务部门、某些政府变成全员拉投资的掮客政府之时,警察还不是只为特权阶层服务的皇家禁卫军,不是为贵宾开道的路障车,而是为全体公民服务,特别是保护弱势群体的最后防线。

  特警为民工讨薪让政府职能部门颤抖。正是他们长期的不作为和庸政,才让民工讨薪无路可去,只能一跪、二闹、三上吊。可以说最后发展到警察来出马,政府职能部门是要自我检讨的、是要深刻反省的。不拖欠农民工工资的口号已经喊了很多年了,每年各地劳动保障部门、工会部门的政绩报告中总要加上一笔,写自己又为农民工做出了多少努力,解决了多少欠薪问题。但实际上爬在高压电线上的、站在楼顶的、聚在信访办门口的农民工兄弟们都表明这问题远没有解决。立法的缺失,保障机制的缺失,责任部门的缺失都说明政府在农民工欠薪问题上要走的路还很远。

  特警为民工讨薪让农民工兄弟们也颤抖。他们已经习惯了受气,习惯了几十人挤在大通铺上,吃着没有营养的菜帮子,干着一天十多个小时的重体力劳动。前几日不还有新闻报道,包工头宁愿以一个月5000的工资雇人来殴打农民工,也不愿支付他们微薄的报酬。所以,习惯了生存在最低线的他们,在成功讨到工资后连声感谢政府。而这种发自肺腑的感谢,这种颤抖的声线,更让我们汗颜。

  之前笔者曾提到过,中国民众是很善良,是很能忍的。他们在面对种种侵犯自己利益不公的行为之时,无非选择个上访,四处哭诉。他们在面对暴力拆迁之时,无非据点顽抗,插个红旗,直至自焚。但他们面对不公、腐败的坚忍都建立在这个社会的最后底线没有沦丧的情况下,而这个底线就是司法系统和公安系统。

  笔者很留意过这几年群体性事件中的围攻目标问题,如果一旦群众围攻的政府机关部门包括了派出所、公安局或法院等司法系统部门,那么其矛盾尖锐程度和影响程度就会严重的多。公安系统和司法系统的腐败会让民众对政府丧失最后一丝信任,他们的腐败远比任何部门腐败的危害要大的多。所以,虽然有网友、学者评论重庆警方越权了、越职了、越界了,但笔者觉得,当社会不公现象已经严重危害民众利益的时候,警方是有这个介入处理的权力的。

  所以说,重庆警方的表现值得表扬,他们的行为对得起人民警察的称呼。而我们也希望政府也能如此,尽快建立保障农民工权益的完善机制,把群众操心、烦心、担心的问题变成政府忧心的问题,也早日对得起人民政府的称呼。